“千萬不要看到什麼好,就像什麼。比如喜歡一個插畫家,不要畫得盡量像,要想想自己想繪製的感覺,吸收別人的精華,學習之餘再利用,而不是一味的像。問問你自己最想畫的是什麼,能不能感動到自己。”

—Lisk Feng

Lisk Feng 和她的插畫

我和 Lisk 是在一個年度插畫派對(American Illustration Annual Party)上,經過朋友介紹認識的。她很獨特,人大方風趣,有點滑稽但又可愛的不得了。只要她在,總是能把大夥兒逗笑,讓氣氛特別的溫暖。Lisk 年紀輕輕,卻資歷很深,現在不論在網路上還是美國各個大型比賽,都能看到她的作品。她不僅插畫畫得好,拿起吉他唱歌更是個充滿力量的爵士靈魂樂手呢。

Lisk 出生於1990年中國浙江的一個江南小鎮,2012年畢業於中國美術學院插畫專業學士學位,之後赴美國馬里蘭藝術學院學習插畫系的碩士,並於2014年夏天結束學生生涯搬到紐約繼續插畫師生涯。

第一次接觸插畫或者漫畫是國小三年級時看的第一本多啦a夢,讓 Lisk 知道原來畫畫可以講這麼有趣的故事,甚至可以創造出一個屬於我自己的世界來。高二時她第一次在漫友雜誌刊載插畫,大學期間也出版了《童》《打個盹》《四重奏》等一系列插畫畫集和繪本,並獲得中國最重要的插畫獎項金龍獎的最佳繪本獎。大學畢業以後來到美國念書,之後陸陸續續開始得到一些獎項,比如美國插畫家協會,3×3等,並開始於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 Medium, Wissen, Scientific American, Travel Leisure, CIMA, ELLE MEN, Modern Farmer,  Asiana Airline, Corporate Knights, Wired, The Glenlivet, Lohus Magazine, Firewords Quarterly, Hyphen Magazine, Time Our New York, GREY, Yue Hui Magazine, Fast Company Magazine, Life Magazine, PLANSPONSOR, Chief Investment Officer, Children`s Literature等等一些雜誌刊登作品,開始正式在美國從事全職插畫師的職業。


你的作品一向都很繽紛、趣味和充滿活力。你是如何激發自己的靈感?創意的來源是什麼?請敘述一下你的創作時的思考過程。

我非常喜歡創作一些有敘事感覺的插畫,就像看起來有很多背景故事的畫面,會讓我創作時自己也沈浸在裡面,讓自己溫暖的一面暴露給讀者和觀眾,分享一些自己的小秘密。我覺得畫畫,自己開心比較重要,就像一個服裝設計師,如果設計的衣服自己都不會想穿,那就不夠有意思了。創作也是一樣,展現的是真我,不能一味迎合觀眾需求去創作,所以畫出自己會感動自己的小畫面,那讀者也會感同身受的。所以我的思維總是看起來很跳躍,實際上是因為我真的是這樣。

你是如何建立自己的繪畫風格?可以列出一些你喜歡的插畫家嗎?

畫畫風格方面,我一直認為沒有什麼捷徑,當一個人畫10年,就自然有他的風格啦。 我自己至今也入行快10年,我想可能也是一直在隨著年紀增加,看的事物經歷的事情的增加而改變畫畫的風格。所以也許過幾年,我又會把現在的自己推翻,開發一種更想要的風格吧。

非常喜歡的插畫家有: jillian tamaki, dadu shin, jonathan beans, keith negley等等。

你常用或擅長的技法和媒材是什麼?可以敘述你創作的步驟嗎?

本科時,我時常用各種材料繪畫,所以手繪的所有材料多多少少有深入的學習和理解。因高一時先接觸到了電腦繪圖,所以纏著媽媽買給我數位版(到今天那塊還一直跟著我),所以一直在研究電腦繪圖的質感和方法,年少時連洗澡都在想怎麼把水裡的倒影在photoshop內做得更好更逼真。研究生時代來到美國,接觸了絲網印刷,所以現在的電繪基本上模仿那樣的質感去做,因此也自己研製了一批印刷質感的素材。目前主要以電腦繪製為主。

你通常都會花費多少時間在一張圖上呢?可以拿一些以前接案創作的圖來分享嗎?

我一般比較快手,所以3小時是一般時間,5-6小時是我耐心的極限……所以我會盡量控制在那個範圍內。

在經營插畫創作事業的過程中,是否遭遇困難或是瓶頸?你如何克服它?

有,每個人都有。我自己是遭遇過兩次大的瓶頸。第一次是大三的時候,那時候已經出版了很多書籍,有新書發佈會和全國巡迴簽售新書,也有不斷的邀約過來。那時候的我,突然失去了目標和自我,一再問自己,畫成這樣真的就可以被稱為成功的插畫家了嗎,真的就會有粉絲,有喜歡你作品的大批讀者了嗎。那時候的我,放棄了更多國內的機會,一股勁,在簽完最後一輪簽售的2012年夏天,拖著行李來了地球的另一端,企圖尋找自我。那種感覺,比哭還痛苦,但經過一年的尋找,漸漸有了眉目。環境是改變一個人,讓人進步的最快的方式。而且瓶頸的出現,並非不好,而是預示著下一輪的進步。第二次則是在各方面壓力很大的情況下,在美國做editorial插畫。我在美國脫離學校一年,沒有太多指導,悶著頭想破腦袋如何讓concept更聰明,結果失去了我畫面裡本來有的那些小小的心情和與讀者分享秘密的感情。當有一個很好的編輯打電話給我,斃掉了我10張草稿的時候,她問我,你現在最想畫的是什麼,就畫什麼, 我才恍然大悟,畫出了近期最有突破的作品。這些事情,真的會讓一個作者成熟,我覺得我反而非常幸福和幸運。

同上題,那最有收獲、或是讓你快樂的事又是什麼?

記憶裡快樂的事情是第一次出版自己的書的20歲夏天。我在15歲時去中國國際動漫節,看到喜歡的漫畫家插畫家簽售,我也想有一天能坐在那個位置幫讀者簽名。實現的那一刻,真的很感動。

我覺得畫畫,才是讓我一直感動而快樂的事。畫畫讓我認識了朋友,讓我變成今天的我,感激不盡,只要能畫, 我就要畫到我很老很老的時候。

讓讀者們窺探一點插畫家的生活吧。請描述你平常一日的生活/工作行程和時數。除了畫圖之外,你從事任何其他的創意活動嗎?

我一般中午起床(不要學喔),然後工作到半夜……中間一邊看美劇一邊畫畫。我的作息不是很規範,我都快忘記早睡早起的感覺了,需要好好調整。不過最近有去運動,感覺好很多。

除了畫圖,我也喜歡音樂,有做一些自己亂七八糟的音樂demo,彈彈吉他,開心就好。

Lisk 認真工作的樣子。牆上還掛著「努力」的字樣。

Lisk 認真工作的樣子。牆上還掛著「努力」的字樣。

很多愛畫畫的人都對自己沒有自信,LISK也會有這樣的感覺嗎?沮喪的時候,妳都會做什麼來鼓勵自己呢?

我突然發現,插畫師,很多人小時候都多多少少有過一些自卑的事情發生。我對我自己的不自信來源於外表,我胖胖的身材從小被人嘲笑,導致我一直靠畫畫來逃避現實。來到美國以後,一切都變了,大家都不會指指點點覺得你怎麼樣,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你是怎麼樣就該怎麼樣。況且來了以後,也覺得自己不是胖妞了,打扮打扮還是可以見人的。我沮喪的時候,一般都是訴說出去,然後聽音樂畫畫,用力地發洩出去。運動也非常有效。

在開始插畫之路的開端,最辛苦的是什麼?或是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可以給新進插畫創作者一些建議嗎?

畫畫我認為最辛苦的就是苦練技巧的過程啦。沒有什麼捷徑,苦練幾年是必須的。很多作者都太心急,很想立刻接到好的工作,其實有太多需要學習和進步的地方。基本功紮實並不是我說的這個技巧,而是你自己的一種表現方式,一種完成度,一種成熟。

新手的建議的話,我想說千萬不要看到什麼好,就像什麼。比如喜歡一個插畫家,不要畫得盡量像,要想想自己想繪製的感覺,吸收別人的精華,學習之餘再利用,而不是一味的像。問問你自己最想畫的是什麼,能不能感動到自己。

還有其他想要跟讀者分享或是補充的嗎?

希望愛畫畫的大家,一定要好好生活,注意作息,身體是最重要的,是革命的本錢~ 🙂


延伸閱讀

 

lisk new 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