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 Olaf 在電影裡有兩段深得觀眾心的經典台詞,一是「Hi! I’m Olaf and I like warm hugs.」這句童年艾莎在電影開場沒多久時幫雪寶說出來的台詞,不也是艾莎多年以來內心深處最強烈的渴望嗎?另一句傻傻的「Some people are worth melting for … but maybe not right this second」說給傻傻的安娜聽,先點出什麼是 true love,再玩笑的說但不要那麼快,多麼巧妙的一語雙關。

安娜的另一個導師是阿克,第二章開頭說:「Anna hires Kristoff and Sven to guide her through the snowy mountains to reach Elsa, physically and emotionally …」阿克在國王和王后去世後,成了安娜和石精靈們的唯一連結,他帶著心被冰凍的安娜找到了救命的方法「Only an ACT of TRUE LOVE can thaw a frozen heart.」

書中這一頁說明安娜結凍的過程,精細描繪安娜的眼睛,隨著瞳孔逐漸縮小,代表艾莎的雪花結晶也慢慢的明顯和擴大。這樣微妙的細節是我們在電影銀幕上難以發覺的,但是團隊用每一個小小細節來累積、來鋪陳出「Frozen 冰雪奇緣」的核心價值─ 真愛的表現an ACT of TRUE LOVE。

文末來分享一些插畫家的《Snow Queen》作品。

由左至右

Arthur Rackham英國插畫家 (1867 ~ 1939)

T. Pym 英國插畫家 (本名 Clara Creed 1880 ~ 1890)

Edmund Dulac 法國插畫家 (1882 ~ 1953)

由左至右

Margaret Tarrant英國插畫家 (1888 ~ 1959)

Rudolf Koivu 芬蘭插畫家 (1890 ~ 1946)

岩崎知弘 日本插畫家 (1918 ~ 1974)

由左至右

Nika Goltz俄羅斯插畫家 (1925 ~ 2012)

Boris Diodorov俄羅斯插畫家 (1934 ~)

Errol Le Cain英國插畫家 (1941 ~ 1989) Kate Greenaway Medal 得主

由左至右

永田 萠 日本插畫家 (1949 ~ )

Angela Barrett英國插畫家 (1955) Smarties Award 得主,入圍過 Kate Greenaway Medal

Vladislav Erko 烏克蘭畫家 (1962 ~ )

由左至右

P. J. Lynch英國插畫家(1962 ~) Kate Greenaway Medal 得主

Elena Ringo俄羅斯插畫家 (1965 ~)

Pavel Tatarnikov法國插畫家 (1971 ~)

由左至右

Anastasia Arkhipova俄羅斯插畫家, 曾多次擔任國際安徒生大獎評審委員

Christian Birmingham 英國插畫家,Whitbread 童書獎和Smarties Award 得主

Polina Yakovleva 俄羅斯插畫家 (198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