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炎夏日,消暑「涼」方之二

Freya Blackwood 澳洲

第一次看到Freya Blackwood 的作品是在一個公益機構 Save the Children 為柬埔寨兒童募款,聘請一些知名插畫家所作的合輯《The Bicycle》裡。Freya Blackwood 在2010年以《Harry and Hopper》榮獲凱特格林威獎得主,2013年以《The Terrible Suitcase》榮獲得澳洲童書理事會獎。

《The Bicycle》中 Freya Blackwood 作品

曾經在小茉莉親子共讀裡分享過她2013年再度和 Margaret Wild 合作的《The Treasure Box》,許多的朋友對她用輕淡色調畫無情戰爭的靜默渲染力都很有體會。

《The Treasure Box》文 Margaret Wild, 圖 Freya Blackwood

放肆創意設計雜誌XFUNS2010年10月號曾經有過一篇專訪,比較有趣的一點是在他開始投入繪本創作之前,在 2001-2003 期間她加入魔戒電影團隊擔任視覺特效。
《Harry and Hopper》的中文版《跳吧!跳跳》由格林文化出版

Júlia Sardà 西班牙

一直想要介紹這位善於營造氣氛的西班牙畫家 Júlia Sardà,她畫窅然邃遠的東方物事,散發出的悠久神秘,來是她在中國、西藏和印度的壯旅,正如她在接受線上流行雜誌 Chasseur 專訪時所做的回答一樣:「 … All this ancient culture, chaos, noise and strange calligraphies were a riot of external imputs that opened a huge spectrum of aesthetics and compositions. I felt like I had discovered a secret, it was almost vertiginous to be sitting in the dark of the temples only lightened by the smelly yak butter candles, felling so small in front of the millenary tradition. 古老文明、混亂、嘈噪和詭譎書法像是的一場向由外侵襲而來的暴亂,美感拆合渙散成多樣無垠的各種向度。在千年傳說之前,氣味濃厚的氂牛油燃著燈如豆,渺小的我就好似就要揭開悠遠古謎 …」

Júlia Sardà 已出版繪本

Júlia Sardà 已出版繪本

但是回到西方,她畫拉丁美洲熱情明亮的隨性,彷彿昨日午後才剛經過的景象,則又是另一番的傳神寫照。

曾經在迪士尼工作,也曾經做電玩人物佈景設計,她的作品具有鮮明的辨識度,在訪問裡中用了「老派迪士尼魔力 old-school Disney magic」來形容她的畫風。看她一系列愛麗絲奧茲國秘密花園瑪莉包萍等童畫創作,最能了解所指為何。

Delphine Doreau 法國,現居美國加州

在法國,沒有牙仙子 tooth fairy,法國人把乳齒叫作 dents de lait (發音 dehn duh leh),也就是 milk teeth,是不是跟我們一樣?那,小孩的乳齒掉了怎麼辦?根據《美女與野獸》的作者 Baroness d’Aulnoy 奧諾伊公爵夫人在17世紀寫的 「La Bonne Petite Souris 好好小老鼠」,小仙子變成的小老鼠會滾著硬幣來換走小乳牙。Delphine Doreau 畫的可愛小老鼠,不但在這個故事裡擔綱演出,還在日本311大地震之後宣傳救助呢!

Delphine Doreau 的 The Good Little Mouse

Delphine Doreau 的 The Good Little Mouse

從 Delphine Doreau 的文字和作品中,處處可以領略出她對於生命的關懷和日常生活的珍惜,而她也毫不吝嗇的分享。在她的網站裡,許多可愛的旋轉木馬DIY小房子摺紙等等,都可以免費下載。

後記 ~

在「插畫家蔡美保的十問十答」裡星瑤也特別提到書中最讓她感動的一段故事,是美保在經歷了日本311大地震之後,畫了一幅名為「Rainbow Water」的作品。不禁想著,好多從事童書、繪本、插畫創作的人就算不是急公好義,但是都很有正義感和仁愛心。也許是因為創作家本來就有一個敏感的靈魂,也許他們在創過的過程裡不停的觀察、反覆的思考,也許他們經由追尋「美」的旅程而發掘出「真」和「善」的可貴。而這一切有意無意的養成和修為變,便從作品中呈現出「撫慰受傷的心靈,並且為人們帶來希望和元氣」的感動吧!

掉書袋
一、「心正則筆正」唐 柳公權
唐穆宗嘗問柳公權用筆之法,公權答:「用筆在心,心正則筆正。」穆宗為之動容。

二、「腹有詩書氣自華」宋 蘇東坡
〈和董傳留別〉蘇軾
麤繒大布裹生涯,腹有詩書氣自華。
厭伴老儒烹瓠葉,強隨舉子踏槐花。
囊空不辦尋春馬,眼亂行看擇婿車。
得意猶堪誇世俗,詔黃新濕字如鴉。

三、「作字先作人,人奇字自古」明末清初大書法家 傅山《作字示兒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