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年老和失智,或是我們都可以勇敢的面對它 – 阿茲海默症。

《山のいのち 山之生》

「老人看了看靜一,說道:『是良一嗎?良一,你回來了?』良一是爸爸的名字。祖父看都不看爸爸一眼。」

《山のいのち 山之生》

《山のいのち 山之生》文 立松和平 / 圖 伊勢英子 / 譯 林真美

在山中獨居的老人雖然失去了良一結婚生子的記憶,但靜一的到訪,觸動了他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記憶。

生生不息的大自然,在把老人的生命帶走之前,更殘酷的玩笑是:先帶走了他們一部份的記憶。

繪本,婉約的述說著爺爺奶奶記憶流失的事情。

《Die neue Omi 我的新奶奶》

《Die neue Omi 我的新奶奶》文 Elisabeth Steinkellner / 圖 Michael Roher

Die neue Omi 我的新奶奶》裡褪了色的人生線條,畫出了奶奶返老還童的天真,逗趣中透著母女倆的無奈。

04

但在真實世界,阿茲海默症的症狀,不只是健忘癡呆而已,有人還會易怒、躁鬱、失眠、恍神遊蕩。只是很少有繪本創作家願意像《What’s Happening to Grandpa?》的作家,艾美獎得主,前加州州長夫人 Maria Shriver 瑪麗婭•施瑞弗爾那般寫實的描繪出來。

大部分的創者者仍願意相信「閱讀治療 bibliotherapy」是要讓讀者能夠在重複的閱讀中得到療癒。因此選擇相對委婉含蓄的手法,希望能讓孩子們願意翻閱30次他們創作的繪本。

《Singing with Momma Lou》裡孫女 Tamika 拜訪安養院裡的祖母,一起讀著金恩博士的剪報,用「We shall overcome」這首人權運動歌曲啟動祖母的記憶。(但他們卻不忍告訴祖母金恩博士已功成身退了幾十年。)

同樣的《Grandpa’s Music: A Story About Alzheimer’s》裡小孫女知道越忘越多的爺爺至少還記得怎樣在鋼琴上用手指彈出這個家裡共同的樂曲。

在《Striped Shirts and Flowered Pants》裡Libby是帶著奶奶去花園裡看她們在那年春天一起種下的太陽花。

051

當然別忘了全澳洲最會講故事的 Mem Fox的《Wilfrid Gordon McDonald Partridge》。住在安養院旁的小男孩,問了爸媽、問了安養院裡的老人們關於記憶的線索,一點點找回96歲老婆婆的記憶,感人又有趣的故事。

書單裡的《What’s Wrong with Grandma?》《POP》《Curveball: The Year I Lost My Grip》《The Graduation of Jake Moon》是適合少年閱讀的小說,尤其後面3本給男孩們。

如果我不能優雅的老去,希望我能老得可愛。最最卑微的希望,至少,不給別人添麻煩吧。

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