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bank
Soho了十多年的經驗,有感於單純接案並不能成為一輩子的事業,於是這幾年逐漸減少不適合的接案,放任自己跟隨心裡的感動,進到不同的領域學習與摸索,並思考下一步的方向。以前總以為,當畫家是我這輩子唯一想做,與唯一能做的事, 但在這幾年摸索的過程中,漸漸瞭解,原來自己太過沈浸於“畫家”的頭銜,反而局限了自己的能力與廣度,我漸漸瞭解,當創作家比當畫家更重要,原來真正的創作者,意味著在不同的領域裡,勇於嘗試,充滿好奇心與觀察力,將生命的經歷,化作創作的泉源,這是創作家與畫家的不同點呀。

很幸運的是,在探索的過程中,現階段的我可以用過去累積的經驗,開拓新的事業,
因著無心插柳進入教學的領域,意外發現自己對教育的熱誠與天份,除了能很自在地與同學分享,並有條理地傳達每一個教學的概念,自認邏輯不太好的我來說,我想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天份吧。但回想起來,過去其實累積了不少對外演講的經驗,或許冥冥之中上帝也帶領我走進這條新的道路。

但我曾未放棄繼續創作的念頭,在我身邊,一直有一些被我稱為心靈導師的朋友,總像是一盞明燈,時時的指引我腳前的路,
用腳前的路來形容,是因他們總能適當的給予指引,不會給超乎我能理解,太過遠大深奧的建議,這也是我從中學習到給意見的智慧。
有人說我的插畫與教學有療癒的效果,聽到愈來愈多這樣的回應,我猜想應是這些朋友在我生命中灌輸的力量,成為我生命中的血液了吧。
我想每個創作者走的路都不盡相同,我自認在這摸索的胡同中打轉許久,但卻不是原地自轉,每一次的突破都在我的心裡烙印下深深的痕跡,化作生命經歷的紀錄,也幫助我對於相同景況的創作者,能更敏銳地察覺他們的狀態。前陣子一位同學突然寫信給我,提到當時在上課時,我對她不斷耳提面命,提醒她注意自己面臨的問題,三個多月前,她很難理解我在她身上看到的問題,但最近她突然瞭解了,寫信與我分享她的突破。許多同學的回應,讓我看到踏出自己舒適的框架後,另一層面的廣闊。

更前一陣子,與一位朋友聊天,她沒有像我受過專業訓練的底子,但她畫出的畫,卻充滿了生命力,讓我開始質疑,自己這樣按步就班的畫圖模式與教學,是否會限制創作的力量?在一段時間的摸索與嘗試之後,我突然瞭解,真正限制自己的,不是按步就班的模式,而是因著程度的提升而失去的勇氣。這段期間,我嘗試把心裡的感動與畫面,沒透過草稿,快速地捕捉畫下來,但我意外地發現,因著長期專業的訓練,所有的構圖與技巧已烙印在我心裡,不需太過思考就自然的畫出,這裡調整一下那裡調整一下,畫面很快地完成。
於是我瞭解,專業的技巧與畫圖的步驟,實際上是幫助我們把原始粗糙的點子,磨得更光亮更細緻,但許多時候,我們把“規則與技巧”放在前,反而忽略了內裡想要傳達的感動與訊息。其實,這兩樣應是沒有衝突的,更是互相加持的。這樣的領悟,讓我對自己教學的課程又恢復了信心呀。

我很喜歡大夢想家(saving Mr.bank)裡華德迪士尼瑪麗波平的作者說的一段話,他說:『我們都有許多悲傷的過去,但在想像的世界中,我們有能力重新創造新的秩序,讓過去的傷痕轉化為力量與美好的世界。』電影中這段簡短的話,像是一盞明燈,應該說是探照燈,那種很強力,光束很強的,打進我的心理,原來看似不切實際又夢幻的迪士尼王國,他的歡樂來自於悲慘的童年,藉由過去的經驗轉換成新的想像空間,一點一點堆砌出來的幻想世界,令人流連忘返,不感到空洞乏味。難怪迪士尼早期的電影如此經典,耐人尋味。我也想到了知名的卡通櫻桃小丸子的作者曾說,卡通裡那位慈愛又溫暖的爺爺,其實是幻想出來的,在她現實的生活裡,實際上,她是極其厭惡她的爺爺,因為她的爺爺是個嫉妒自私與傲慢的老人。記得當時她這一番真心表白,令許多喜愛她作品的粉絲大為光火,似乎她的直率毀滅了大家對小丸子爺爺的美好形象。但現在我能瞭解,或許因為作者過去的經驗,讓她在創造內心渴望的爺爺形象時,比憑空捏造的角色更充滿情感與生命力。華德迪士尼的一番話,深深的啓發了我,讓我更清楚知道,所有走過的路,都能夠成為創作的養分。

再次與大家分享,星期五即將要開課的”故事性插畫班“, 這一次,我會帶領同學創作一本屬於自己的筆記本,將插畫創作印製在實體的筆記本上,讓同學除了學習創作,也能擁有一個實體的作品。歡迎想挑戰自己,讓自己的插畫能力更上一層,或是想嘗試學習插畫的朋友,與我們一同探索插畫的樂趣!
SAMPLE NOTE BOOK     SAMPLE NOTE BOOK2

課程海報

 

報名請洽:學學文創

http://www.xuexue.tw/institute/inst_course_detail.asp?CTID={DB010365-F145-466C-A34A-684FE15B6B0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