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任何兩片雪花會是完全一樣的」好像已經變成了常識了,這一切要歸功於1865年出生於美國佛蒙特州的農家子弟 Wilson Bentley 威爾遜·班特利。Wilson Bentley是全世界第一個雪花攝影家,他用一隻科學家的眼睛和一隻藝術家的眼睛同時觀察雪花冰晶,讚嘆它們是上帝所創造出來得Miracles of Beauty 冰雪奇蹟。

sb

《Snowflake Bentley》by Jacqueline Briggs Martin & Mary Azarian

美國資深童書出版人 Anita Silvey 曾經在她的部落格 裡分享過 Wilson Bently 的繪本傳記《Snowflake Bentley》的出版軼聞:作家Jacqueline Briggs Martin 這個故事被一家又一家的出版社退回,原因是「雪花」這個主題「很怪」,而且故事既不是以兒童為主角,也和兒童沒什麼關係。直到 Houghton Mifflin 出版社編輯 Ann Rider 收到稿件後,一讀再讀後,堅決得相信這會是個繪本的好題材,並將文稿轉給Anita Silvey。她在辦公室裡,把門關上,讀著讀著,讀到了 Wilson Bentley 逝世時不自覺就潸然淚下。沒有插畫的打字稿就這般能如此感動人,於是她們用心找尋合適的畫家來繪製這個故事,同樣出生於佛蒙特州的版畫家 Mary Azarian 雀屏中選,果然不孚所望,在1999年榮獲凱迪克金牌獎。

被後世稱為 Snowflake Man雪花人的Wilson Bentley 本身也經歷了相同的歷程,當他在16歲向父親要求一部照相機時,也被父親認為兒子偏離農務太多了,不該浪費時間在照相機和雪花這種不事生產的玩意兒。還好他的母親兼老師堅持並且說服父親在隔年拿出一大筆積蓄買了部照相機給他。

「Now everyone can see the great beauty in a tiny crystal.」

「Now everyone can see the great beauty in a tiny crystal.」

Wilson Bentley在冰天雪地裡耐著酷寒,捧著盆子接雪花,在相機後屏住呼吸以免融了雪片,經過了一年,在1885年1月的一場暴風雪後,他成功拍出人類史上第一朵雪花的照片,他幾乎忍不住要跪下膜拜這一張負片。

他的故事除了《Snowflake Bentley》,還有同樣佳評不斷的《My Brother Loves Snowflakes》。

mblsf

《My Brother Loves Snowflakes》by Mary Bahr & Laura Jacobsen; 《Snow Crystal》by W.A. Bentley

Wilson Bentley 一生繪製和拍攝數千張的雪花圖片,他不藏私的把拍攝的方法公諸於世,讓更多的後世的攝影家也能捕捉到上帝從天堂灑落最精緻細微的美。在聖誕節的前夕,和大家分享這本繪本,和兩位雪花攝影名家的精彩作品。

俄羅斯攝影家 Alexey Kljatov

Alexey-Kljatov3

Snowflakes by Alexey Kljatov

網誌: http://chaoticmind75.blogspot.ru/
相冊: http://www.flickr.com/photos/chaoticmind75/
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ChaoticMind75
冰晶攝影技術專文: http://chaoticmind75.blogspot.ru/2013/08/my-technique-for-snowflakes-shooting.html

加拿大攝影家 Don Komarechka

網誌: http://www.donkom.ca/
相冊: http://www.flickr.com/photos/donkom/
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komarechka

Don Komarechka

Don Komarechk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