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ron Becker 的第一本繪本《Journey》榮膺2013年紐約時報年度十本最佳童書之一,雖然還沒看到書本,但光是一分鐘的預告和許多繪本專家網站的評語都教人對這本書有很大的期望。前兩日看到了作者的幕後花絮短片「The Making of 《Journey》」,聽到Aaron Becker 談論創作過程,對無字書和水彩的看法,以及他為了家庭從加州搬回東岸的點點滴滴,似乎更能感受到書裡的不住綿續延伸的生命力。

The Making of “Journey” from Aaron Becker on Vimeo.

Aaron Becker 在關於情節發展和 layout 時說:「… each page has to, sort of, answer something from the previous spread, and also bring up a potential hint what might be happening next … 」這句話真是直指繪本的核心精神。

來看看其他人是怎麼說的:

「它(繪本)是透過文字與圖像的相互依存,在加上翻頁的效果,被完整設計出來的『書』。」

~ 《繪本之眼》林真美 著,天下雜誌 出版

「『繪本』大概是一本書,運用一組圖畫,去表達一個故事,或是一個像故事的主題。」

~ 《好繪本,如何好》 郝廣才著,格林文化 出版

所以繪本的圖,是要「一組的」。如果有文字,那麼文字與圖像要「相互依存」。翻頁要有效果,前後頁彼此之間要有聯繫。

挑些名家作品來觀摩:

David Wisner 的《Free Fall》每一頁由左自右的邅變,都延續到下一頁。其實整本書的主體,除了第一頁和最後一頁之外,就是一整張長長的畫,所以中段的頁面,只有上下有天地,左右卻不留白。

Free Fall

Peter Sis 的《Madlenka》一個鏡頭從蝴蝶頁,經過書名頁,再到主文前二頁,逐漸拉近,那個小紅點和紅點的旁邊就是前一頁的 answer和下一頁的 hint。在主文中,Peter Sis 公寓一樓的平面圖,逐間店面將 Madelenka 的世界之旅展開來。

Madlenka

有文字的呢?2009年的凱迪克獎《The House in the Night》作者 Susan Marie Swanson的文字是一首美麗的迴文詩,畫家 Beth Krommes 在每一個畫面所 安排的物件都和上一頁有一些重複,也預先安排下一頁會出現的物件。

The House in the Night

有些厲害的創作者,文字和圖像都可以玩起故事接龍,例如 Michael Hall的《Cat Tale》。

Cat Tale

繪本真的是趣味無窮,每一次都會看出不同的趣味 :)

***
現在小茉莉的書單可以在《插畫生活書房》找到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