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en Michael King 是一位了不起的繪本創作家,要談這位創作家。不能不從他的第一本繪本創作《The Man Who Loved Boxes》說起。

The-Man-Who-Loved-Boxes-2

《The Man Who Loved Boxes》

《The Man Who Loved Boxes》在1996年在澳洲出版即獲得 Family Therapy Association Award。每到秋天,都會想起這本書,書裡的字句,平易直白,卻像詩一樣,引人思緒迤邐。段落的分鏡安排 (storyboard) 用心的經營出樂曲般緩慢細弱,轉換成短促快速的變化節奏。搭配著圖像,在翻閱時,心底深處,幽幽裊裊的升起一種難以言喻的感情。

故事本文開頭第一頁「There once was a man」,畫著一個男人坐在窗邊看書,窗外一片楓葉水平吹過,冷色系微暗的藍天和草色,不由得令人感受到了秋風起,秋意涼。向右飄飛的楓葉,引導著視線和手部的翻頁動作。

「There once was a man who had a son.  The son loved the man, and the man loved boxes.」兩句話,用了三個半的跨頁,等於四分之一本書,先緩緩的帶出讀者的感情。第三人稱的敘述法,留白的天空和遼闊的海水拉出一條長長的水平線,也讓拉開了讀者和故事的(觀看)距離,拉出了情感醞釀的空間來。

「… and the man loved boxes.」的 and 用得極好,不是 but,因為男人不是不愛男孩,但為什麼不寫明呢?因為你我心知肚明,說破了,故事味就走了。

下一頁,一反繪本常態的讓男人的臉和動作都向左邊,用 Big boxes. Round boxes. Small boxes. Tall boxes. All kinds of boxes! 在同一個跨頁裡出現,情緒的小浪頭急切的堆高起來。

再翻頁,回到 right direction(向右邊,也是繪本故事行進的對的方向),回到海邊,男人和男孩,一大一小、一近一遠、一高一低的對比,故事的中心意旨到了這裡才正式揭露出來。

這本書在1995年先在美國紐約以《A Special Kind of Love》的書名出版,銷售成功後,隔年回到澳洲才得以用 Stephen Michael King 稍為少點市場導向,稍為少點道理意涵的書名出版。(三之三出版的中文譯本書名《爸爸,你愛我嗎?》)

Stephen Michael King 在八九歲時喪失了聽力,有五六年的時間都生活在無聲的世界裡,他覺得在那些年裡,他好像是童年自己的影子。幸好有欣賞他的作文老師和繪畫老師,幫助他學習用文字和圖畫來自我表達。縱使在十三歲靠著助聽器重或聽力,他依然沈靜寡言。也許是因為這樣特別的經歷,他的圖畫才會擁有這樣雖然靜默卻有無邊力量,無盡想像的創作。

《Henry and Amy (Right-way-round and upside down》&《Leaf》

《Henry and Amy (Right-way-round and upside down》&《Leaf》

但比我們少聽見五六年的聲音,卻沒有削弱了他對聲音的運用,像《The Man Who Loved Boxes》這樣字句節奏感的運用,在他的許多書裡都比比皆是《Henry and Amy (Right-way-round and upside down》從書名就開始玩起繞口令,《Leaf》書中他使用 onomatopoeia 擬聲造字法,增添了故事的俏皮和律動。《Milli, Jack and the Dancing Cat》更被澳洲知名劇團 Monkey Baa 改編成音樂劇,自2008年起,激起大人小孩無數的歡笑聲,和歡笑過後對於生活和創意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