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9

去年參加了一場演講,令我非常的有感觸,也很感慨。

那是聯合報舉辦的插畫夏令營,請我擔任兩小時的講師。離高中的階段已經很遙遠的我,幾乎無法瞭解高中學生現在的狀態,但我還是照著平時演講的方式,講述自己在追求創作夢想之路的經驗談,很意外的引起學生們的共鳴。

課後,有個學生戰戰兢兢的來到我面前詢問我。

她說,想要畫圖的夢想,但遇到家人反對該如何面對?

聽到這樣的問題令我感到好心疼,也很難過。因為,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聽到這樣的問題了。

我想,追求夢想,這個聽起來充滿希望的字眼,幾乎快被媒體濫用的「成功代名詞」,背後其實隱藏著許多看不見的挑戰,它代表著我們必須要有勇氣,很大的勇氣,不顧別人的眼光,不被外人以世俗的價值觀影響。要很專注,要努力學習,不怕失敗,可能還需要一點犧牲。

最重要的是,能不被自己的恐懼與焦慮擊倒。很多…很多…必須在遇到時才知道的困難,追求夢想像是打一場硬仗,與別人和自己的爭戰。

所以,當我面對一個高中生這樣的問題時,我感到很心疼,因為,我知道她即將面臨一場爭戰。

在交談的過程,她在我面前落淚。我不了解在她目前的生命面臨了什麼樣的挑戰,但看著她的眼神,我看到了一股勇氣的火花。讓我彷彿看到當年的自己,在懞懂無知的狀態下進入了追求夢想的戰役,但也因著那份熊熊的熱情,讓我漸漸走出一條屬於我的夢想之路。

我想跟大家說的是,「追求夢想」是一個充滿驚奇與危險的旅程,不單靠熱情,還必須具備良好的裝備與武器才能打贏這場戰爭,也就是創作力與專業的技術。但,它也沒有想像的困難。因為每一次的學習與成長,都會帶給我們無比的成就感。靠著這欣喜的果實,支持我們一步一步的走下去。

在許多場合中,也常常遇到有同學問類似的問題,「沒有出國留學有辦法在台灣畫插畫嗎?」「台灣的環境可以讓畫家生存嗎?」

甚至有許多飽嘗失敗的新手,會悻悻然地把自己的不順遂,怪罪到因為沒有機會出國留學,所以沒有好機會或能力在這個行業生存。

的確,能出國留學是個開眼界的機會,但也不是每個闖出名堂的畫家都有出國留學,所以我不認為一定得如何才代表會如何這樣的邏輯。

我有個朋友,30多歲時從貿易業離職,上了許多網路的畫圖課程,每天練習畫圖到半夜,進步飛快,也順利的轉行。可以舉很多很多不同的例子,但不同裡的相同則是一股不怕困難,努力學習的決心。

對我來說,插畫是無國界之分的,因為圖畫就是一種語言,它可以穿越各種國籍,對不同的人說話,所以,與其問「在台灣當插畫家能不能養活自己」這樣的問題,還不如問自己有沒有毅力做最好的插畫家。因為市場只接受好的作品,不會在意好的文憑或是國籍。當然,身上的裝備愈多,愈能幫助自己前進,像是英語能力,作品的創意,技巧的純熟度等等,都是能藉由不斷學習與努力所獲得,透過網路,和許多的課程,資訊比比皆是。

回想我自己當年進入這行時,「在台灣當插畫家有多困難」的訊息其實沒有現在的多,因為十年前插畫這個行業好冷門,幾米的《月亮不見了》也才剛出版,網路上的資訊也好少,但這十年來,國內外的插畫資訊大大的湧進,網路上隨時都可以觀看某個大師的繪畫流程,聽他們分享創作的經驗,但反而愈來愈多聽到進入這行有多困難的聲音,這其實也讓我覺得頂納悶的。

難道有哪個行業是沒有困難,聽到困難就不打算嘗試了嗎?如果是這樣的心態,那還是不要輕易地嘗試喔~

因為追求夢想沒有一點傻氣,沒有一點勇氣,有太多的顧慮,反而是會成為絆腳石的呀!

但是,有計劃性地前進是必要的,畢竟進入戰場前也得知道該如何打戰,呵呵。

真的,我常這樣形容追求夢想像是打戰,需要有策略,有計劃地進行。所以我也常常鼓勵一些創作者,在辭掉工作以前,可以先考慮幾件事,是否已經有能力直接進入創作的領域,如要接案也最好有8成的把握,能接到不錯的案子,而不是一千兩千無法糊口的零碎案件。或是,能有一筆存款,讓自己有一段時間努力學習,精進創作與技巧的能力,並慢慢的創作屬於自己的東西。

最常失敗的案例就是不清楚自己的能力,一股腦地辭掉工作,才發現所接的案子無法養活自己,沮喪無力地放棄回到本職,或是淪為畫圖接稿的機器,邊畫邊怨嘆。

不過當然也有例外的例子,像日本知名的圖文畫家高木直子,也是一股傻氣的闖進插畫世界,而闖出一番天地的喔。(可參考她的作品《一個人漂泊的日子》http://www.titan3.com.tw/titan045/

所以,嚴格說起來,我想不管什麼行業,總是有人出頭有人被埋沒,但你願不願意相信自己是那個可以闖出一番天地的幸運兒呢?還是你要選擇從一開始就相信自己是注定失敗的呢?

我想沒有關於台灣環境如何的問題,只有如何努力,有多努力的問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