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西蒙德
Marc Simont, November 23, 1915 – July 13, 2013

pic01

《A Tree Is Nice 樹真好》在1957年獲得美國繪本界最高榮譽的凱迪克金牌獎。在國畫要論《芥子園畫譜》中說「… 古人作畫,千岩萬壑,不難一揮而就,獨於看家本樹,大費經營 …」畫樹本就難,更何況要畫出作者 Janice May Udry 對樹的衷心讚詠。西蒙德在這本書裡所展現得的畫圖技法、想像力、故事性等等是否優於當年Paul Galdone的《Anatole》和William Pène du Bois 的《Lion》等銀牌獎作品也許見仁見智,但《A Tree Is Nice》裡的圖文相契,整本書翻閱下來怡人心神。這種成就絕不是光靠繪畫技巧就能達到的。

pic02

和他合作過兩本書的作家 Elisabeth Lansing 說在談論西蒙德時,很難將他和他的藝術分開來談。反之亦然,當我們看西蒙德的作品,也同樣能夠看得到他的用心和理念。他在《A Tree Is Nice》的得獎演說中說過,小孩子畫畫的動機不是想要畫出好看的圖來,而是想要說故事。他還說過他也了解孩子大多喜歡明亮的色彩,但是對孩子更重要的是圖畫所要表達的故事。所以他說繪本畫家的責任是要為故事提供圖像說明 (Pictorial clarification of a story)。藉由他的闡述和審美觀作出來的書,如果能給孩子留下一點好的印象,那就是他身為一個藝術家所能夠有的最大期許了。

pic03
(圖片說明:Elisabeth Lansing 欲言又止的說,右圖中,大樹上有點格格不入那個雙手叉腰不開心的小男孩是西蒙德對兒子 Doc 的投影。而這個雙手叉腰不開心的形象在西蒙德的許多其他作品中也出現過。)

pic04
(圖片說明:2002年得到凱迪克銀牌獎的《The Stray Dog》是紐約市日本協繪圖書館員 Reiko Sassa 說給西蒙德聽故事。在這個故事裡,西蒙德就是把自己綁頭髮的緞帶拿下來,把腰帶解下來,告訴捕狗人那是狗狗的鏈條和項圈的小女孩、小男孩。)

在蒐集西蒙德的資料時,經常看到 empathy / empathic 這個字,比較接近的文義應該是謝赫六法中的氣韻生動,畫家把自己的生命力點滴的涵容進作品之中,表現出一種生動的氣度韻致。西蒙德的生命力表現在他的藝術價值觀、他的幽默感和他的入世與關懷。

點圖放大

點圖放大

(圖片說明:Ruth Krauss 和西蒙德合作繪本)

西蒙德最崇敬的畫家是畢卡索,但不是崇拜他的藝術天分,而是他那達觀的、健康的、勇於嘗試和探險的創作態度。他認為畢卡索的一生中有著太多的機會可以專注在某個階段的創作領域,臻於上境,大賣特賣。但是畢卡索卻是不斷的求新求變。和西蒙德多次合作的美國童書界耆老 Ruth Krauss 就說過西蒙德似乎毫不在意金錢,他只想要把圖畫好,無論是要花上多小小時,甚或是好幾天。的確,西蒙德自己也說了他不是用金錢來衡量藝術作品的,當那些富翁們花上幾十萬去買瓶酒,但卻從不曾打開那瓶酒,而這個時候世上卻還有數以百萬計的人們得不到健康,他覺得這世界瘋了。

點圖放大

點圖放大

(圖片說明:James Thurber和西蒙德合作繪本)

西蒙德曾開玩笑說他在高中尚未開竅前,比較在乎老師長的樣子,而不在乎,也不懂得老師口裡所說出來的大道理或高深學問,於是乎這時候他開始在上課時間練就即筆塗下老師的漫畫,自我培養出一名政治漫畫家所需的眼明手快,用幾個字說盡五十行段落這等才能。他的朋友們認為就算在情緒最低迷時,聽西蒙德說說話,很容易就會被他的生動氣韻和幽默感感染,讓人更加懂得愛惜自己,欣賞自己。

點圖放大

點圖放大

(圖片說明:《My Brother, Ant》封面與內頁)

提到了西蒙德,少不了要提到他的同窗室友,Robert McClosky。除了Robert McClosky 感謝西蒙德的寬大仁慈,將公寓浴室捐出來給他帶進來創作1942年獲得凱迪克金牌獎《Make Way for Ducklings》的一群鴨子暫住的趣聞之外,西蒙德在1958年的 Horn Book 雜誌上也發表過一篇文章,記述了他興高采烈的買了部骨董老爺車,不料開到半途熄火,他只好自作聰明的抬起了引擎蓋,卻依舊無法發動。這時他眼裡的發明家 Robert McClosky 氣定神閒的轉轉曲柄,聽了兩聲,從飛輪箱裡取出半個老鼠窩的往事。

點圖放大

點圖放大

(圖片說明:西蒙德繪製的Horn Book 雜誌封面、《Nate the Great》《The Philharmonic Gets Dressed》)

擁有這樣的繪畫專長和幽默特質,讓西蒙德成為居住地康乃狄克州 Cornwall 市的靈魂人物。每一年五月底美國的陣亡將士紀念日,他在當地的 UCC 教堂幫孩子們畫肖像畫已經成為光榮的傳統。1950年代初期被他用剪影創作的對象,有些都已經成了帶著孫子來參加活動的爺爺奶奶了。他喜歡唱歌、運動,熱心地方活動,能夠化平凡的日常瑣事,成為人們津津樂道的故事。但他卻很謙虛的說自己活到了這一把年紀,還有很多不懂的事情,找不到答案的事情。然而他也已經老得有了足夠多的經驗去論述和批判很多事情。其中他觀察到現在和他年輕時最不同的兩件事情:第一是世界上每一個角落所發生的事情,例如發生在非洲的災難,也都會影響到我們;第二件是我們有了能夠摧毀我們的世界的核能科技。

樹真好,感謝你帶給我們美好的繪本和真誠的警語。我們會努力把樹留給下一代,而不是留給他們核能和核廢料。

pic09
(圖片說明:西蒙德和小時候受西蒙德指導過的Cornwall 當地畫家 Zejke Hermann 紀念他的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