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1

pic1

圖畫書作者也很喜歡的題材之一是在書裡畫一隻畫筆,然後再用這隻畫筆畫出一些別的東西。其中最經典之一就是《Harold and the Purple Crayon, 阿羅有枝彩色筆》和包括同系列的《Harold’s Circus》、《Harold’s ABC》、《Harold’s Fairy Tale》、《Harold’s Trip to the Sky》。

有次在圖書館和小朋友ㄧ起分享 Anthony Browne 的《Bear Goes to Town》,我在白板上畫上快要被汽車撞到的小狗、從高樓墬下的小豬 … 請小朋友拿隻筆幫小狗、小豬解危,大家玩得不亦開心。

《My Crayons Talk》裡住著12色的蠟筆各自抒發,紅色蠟筆 roars 出 「STOP sign」“No, do not go”;白色蠟筆 screams for ghosts …是本適合 read ALOUD 和 think ALOT 的好書。

pic2

pic2

《The Sand Dragon》中小男孩用樹枝畫在沙灘上的恐龍在夜裡隨著潮汐漂浮在海面上,仰望星空;潛入海底和魚兒一起嬉戲。玩耍了一夜後,讓波浪送回沙灘上。隔天,男孩開心的跟媽媽說:「你看,我畫的恐龍經過了ㄧ整晚,還在沙灘上!」

《Something to Do》裡的熊小孩,像不像你們家一直喊著好無聊的小傢伙,惱得熊媽媽都受不。走了好長的一段路後,熊媽媽拾起一節樹枝,折成兩半。她教小熊畫直線、畫出樓梯、走上樓梯;畫一彎月、坐上月兒;再一起畫出滿天星空。有著 Harold 書裡的簡潔圖面,多了些無須言喻的母子親情。

pic3

pic3

《The Pencil》被時代雜誌選為2008年最佳童書第一名,因為 Allan Ahlberg 和 Bruce Ingman 的鉛筆被它所畫的男孩、狗和貓嫌棄說食物沒顏色,怎麼吃啊?鉛筆只好畫出水彩筆來幫忙 … 可兩隻筆合力畫出的人物又抱怨這、抱怨那 … 心不甘情不願的鉛筆只得顫抖的畫出一個橡皮擦 …

pic4

pic4

啊 ~~~~ 兇惡的橡皮擦 … 該擦、不該擦的,都被它擦掉了 … 究竟該怎麼辦呢?噓 ~~~ 結局要保密。

http://www.time.com/time/specials/packages/article/0,28804,1855948_1863719_1863721,00.html

《Jeremy Draws a Monster》裡原本自閉的 Jeremy 在樓上的房間裡用針筆般細密的筆觸畫一隻頭上長了許多角、大肚臍的怪物:又愛吃,又愛霸佔沙發椅看電視,到了晚上還霸佔 Jeremy 的床。皺著眉頭的 Jeremy 只好畫了一張 One Way Bus Ticket 讓怪物搭上巴士離開。Jeremy走出陰霾,下樓去鼓起勇氣,問了其他的小孩,終於可以和大家玩在一起了。

pic5

pic5

後記:Peter McCarty 在2012年1月底出版了《Jeremy Draws a Monster》的續集《The Monster Returns》

(有點年紀的)朋友,可能知道迪士尼頻道裡的小查與寇弟,他們倆在2010年美國白宮復活節活動時朗讀了這個故事。

而類似情節的《The Night Scary Beasties Popped out of My Head》裡大眼睛小孩和有著猙獰獠牙的野獸,童稚拙樸的繪圖風格會讓人忍不住發笑。

pic6

pic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