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喜歡無字的圖畫書。這種書沒有文字的主觀敘述,完全讓圖畫帶領進入一個自由想像的故事中,很像我們小時候的看圖說故事。
無字書的構圖和整本書的編排設計特別重要,往往扮演著一個動態視覺引導的角色。即使沒有文字的旁白與對話,只要圖像的運鏡流暢,一樣可以引人入勝。

當我第一次讀Barbara Lehman的The Red Book (Caldecott Honor Book),立刻愛上她的插畫風格和無字故事。對於非英文讀者來說,這本書正如書裡的情節,帶領讀者跨越空間和語言的藩籬,進入充滿驚喜的奇幻之旅。

作者Barbara Lehman出版了多本無字圖畫書。她談到這本小紅書的創作起源時說,她住在紐約的時候,有一天從摩天大樓望出去,建築物層疊的天際線,讓她想要畫一個關於發生在遠方的奇幻之旅的故事。

The Red Book這本書成功地利用運鏡的技巧來說故事。翻開它簡單的紅色封面,第一頁印著書名的地方,就是故事發生所在城市的全景。然後每一頁都像是一個電影畫面,讓我們隨著鏡頭與故事的主人翁相遇。

DSC_3458

DSC_3458

DSC_3459

DSC_3459

DSC_3461

DSC_3461

一個愛看書的小女孩,在上學途中撿到了一本小紅書。她將書收進書包,在上課的時候卻忍不住偷偷翻開閱讀。女孩驚訝地發現,自己竟然出現在書中,並且跟書中一個住在島嶼的男孩相遇。隨著每一翻頁,彷彿書中有一股魔法,讓我們陪著女孩在虛構與真實的世界游移。

我很喜歡這個故事最後半開放式的結局,在這裡我必須賣個關子,不說出故事的結局,為有興趣讀這本書的朋友保留一些驚喜。

身為讀者,我們也像是書裡的兩個主人翁,藉由閱讀,來跟書裡的人物,甚或是另一個世界的人有了連結。想想看自己曾經多少次隨著書中的角色歡笑流淚,即使闔上書本還是對書裡的人念念不忘,就像是我們的老朋友一樣。讀完一本書,有時候還會有種失落的感傷。

這本小紅書的作者Barbara Lehman自述,因為對地圖的著迷,而給了她創作這個故事的靈感。不過對我來說,這本小紅書說的也許更像是一個愛書人的心情,喜愛幻想,沈溺在虛構的世界中。

不過,到底什麼是真實?什麼又是虛構呢?說不定我們自以為真實的生活,才是另一個人書中的故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