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pei_cover

與立佩約在瑪莎的鄉村烘焙屋(Martha’s Country Bakery)喝下午茶。我和她是在Facebook上認識的,因為同樣住在紐約,同樣從事插畫創作,但是從未見過面,於是說好要約出來喝下午茶聊聊。 立佩高高瘦瘦,留著直長髮齊瀏海,氣質神韻很像她的《安靜也可以美麗》書中主角。我一看到她,心裡就OS:果然有學藝術女生的樣子。

我們一邊喝著咖啡,一邊聊插畫創作經驗、聊自己的理想。除了都超級愛狗之外,發現我們還有個共同的地方,不知道算是優點還是缺點,就是都有滿腦子的創作點子,一大堆想做的事情。可是為了生活,我們都還必須把有限的時間分出去做兼職工作。

立佩帶了她的兩本繪本來給我看,一本尚未出版,暫時不能公開;另一本是《安靜也可以美麗》,這是一本讓人讀了會沈靜下來的書,她美麗精緻的插圖,立刻吸引我進入書中主角的無聲世界。難得的是,立佩的文筆也非常好,憂鬱的筆調跟她的圖搭配完美,精準營造故事要傳達的氣氛和情感。

我們約好有機會要一起合作,希望忙碌的我們可以實現這個願望。期待立佩的新書出版!

請簡單介紹你自己。

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School of Visaul Arts 插畫研究所畢業。 仍努力練習在生活與創作壓力中保持好奇心和幽默感,近年在內心時常默念手塚治虫說的:「相信別人,更要一百倍的相信自己。」

請談談你的第一本繪本作品。

和英文化出版的《安靜也可以美麗》,描繪一個聽障女孩的感受與想像,引領讀者從不同的角度來觀看生活。

這本繪本的靈感從何而來?

原本是研究所寫作課上的作業。老師指定到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挑一件藝術品為靈感寫短篇故事。我在樂器展廳選了馬雅文化的鳥形陶笛,大概是覺得親切吧,因為我爸爸也作過類似的陶笛。決定後就開始想像著笛子是否還發的出聲響、聲音如何奇妙、或它其實是隻沉默的鳥,全世界只讓一個特別的人能聽見……。

英文原版故事我花了約三個月寫完近四千字,主角與讀者設定都是成人,因此有較多現實的細節描寫和隱喻,調性也較灰暗。那是我第一次用英文寫故事,結果寫完竟然深獲老師同學們的好評,因此在第二學期籌備繪本展時決定以它為題材製作童書,擷取了最具有視覺想像空間的情節,降低主角年齡,改編成四百字左右的繪本故事。與聲音聯結的意象大部分來自生活體驗,像是我總是很喜歡的星空、雞蛋花、小狗蜷成一團睡覺的樣子,或是今天當早餐的蜂蜜蛋糕。

我一向邊聽音樂邊創作,有助於在心中營造更鮮明的氛圍。例如在寫作原版故事時最常聽坂本龍一的Solitude和台灣的Cicada樂團,構圖和上色階段聽日本World’s End Girlfriend的音樂時進展總是格外順利。

鳥型陶笛(右邊二隻是爸爸的作品) 鳥型陶笛(右邊二隻是爸爸的作品)

在什麼樣的機緣下獲得出版機會的?

我通常以主動投稿為主,順便訓練自己在毫無回音才是常態的挫折中保持平常心。但投稿這本童書的經驗是相當幸運的,我將已編排成書的作品PDF檔和中文譯文email給出版社,原已作好石沈大海的心理準備,沒想到立刻就得到出版社正面答覆並表示期望在義大利波隆那書展中展示本書。

請你描述一下這個案子進行的過程,以及使用的媒材是什麼?

我沒有按照文字頁數順序或先定好所有草圖,而是從最先得到靈感的畫面著手,每畫完一張再構思新的。構圖時會考慮黑色和畫面元素在前後頁的比重與閱讀節奏,越到後期需要斟酌的就越多,不過因為文字作者就是自己,能夠配合繪畫表現之需要自由地修改,較容易提昇圖文的契合度。

7

12

14

媒材為透明水彩、墨汁、壓克力顏料和色鉛筆,紙材選Fabriano Artistico的水彩紙( Cold Press 140 lb )。 步驟是先在紙上畫好底稿,在光桌轉描成嚴謹的線稿至另一張紙,接著轉描到水彩紙,色彩計畫比較複雜的圖會先轉描到比較便宜的水彩紙作局部練習,不滿意就會重畫。暑假不能去學校工作室使用光桌,就趁白天將畫紙固定在公寓窗戶上描。

畫了五個月完成16張跨頁,在電腦編排完整本書後,為能了解初次看這本作品的人有什麼看法,我印了份樣稿去工作室附近的童書店Books of Wonder徵詢店員,根據她分享的心得再作思考,作排版上的微調,然後完成封面與書名頁設計等。

從這次經驗你學習到什麼?有什麼事令你特別難忘?

最主要是從中接觸到從無到有創作一本書的所有環節,也觀察著其他研究所同學一手包辦製作各種繪本的多元方法及態度。由於我決定挑戰從未使用過的畫風,摸索過程我很常質疑自己,老師對未知的面貌起初也有疑慮但完全不設限。到學期末,老師在課堂上表示很慶幸我有堅持己見,鼓勵我未來要更相信自己的判斷,讓我在之後論文創作非童書繪本時有勇氣作更多不同的嘗試。能給予學生如此全然的尊重與信任是我以前在台灣從未經驗過的,也許這是許多外國藝術環境能有更多元豐富的面貌的原因之一。

另外還記得在處理印書事項如火如荼的某天,我在街上邊走邊皺眉沉思,直到一個路人對我吆喝“Cheer up, sweetie! It’s sunny today!” 我才赫然發現街道被陽光晒得極為亮麗的景象,那一瞬間的心境轉折至今仍印象深刻。雖然無關繪本結果,之於我卻非常重要。